「听」先行之路:从“合成一个蛋白质”到“合成生命”创新征途,
  作者:匿名  日期: 2019-11-05 20:12:49   阅读:4726

站在世界的最前沿,发出中国的声音。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上海作为我国生命科学研究的重要阵地,在揭示生命本质的旅程中实现了里程碑式的飞跃,从最初的“穷人和穷人”到20世纪60年代的“第一个合成牛胰岛素晶体”。它现在是第一个为人类研究生命本质开辟新方向的“合成生命”...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以敢为人先、勇攀高峰的“开拓”精神,一个接一个地发出了生命科学最强有力的声音。

今天的“前进之路”系列,请听记者李薛梅的报道:

进入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所,岳阳路320号,暴风雨中绿树成荫,宁静祥和,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卫生部大楼依然屹立不倒。54年前的9月17日早上,科学家们第一次在这座大楼里观察到合成牛胰岛素的结晶。当参与最终合成实验的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杜宇昌回忆起他死前的场景时,每个细节都和昨天一样:

“打开冰箱,取出毛细管,面对光线。如果有水晶,你可以看到有东西在上面发光。当我看着它时,我看到了一道闪光。我立即把它放在显微镜下,看它的晶体看起来和天然胰岛素晶体一样。”

此前,英国杂志《自然》预测合成胰岛素将是一件遥远的事情。因为组成胰岛素蛋白质的所有种类的氨基酸需要200多个化学反应才能合成和结晶,并最终具有生物活性才能成功,所以估计只有合成中使用的化学溶剂才能填满标准游泳池。国际学术界认为遥不可及的是,中国为什么要这样做?参与牛胰岛素合成的80岁前北京大学教授叶云华一直在收集当年的元素分析申请表,上面写着“紧急”一词,作者是时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的王佑。叶云华表示,当务之急是插队进行分析,但老导演同时强调,不应以牺牲科学严谨性为代价进行紧急分析:

“当时,我们有一条规定,每一步都应该进行元素分析、酯分析、氨基酸分析,而且许多分析都是合格的,才能进行下一步反应!如果有一个不严格的步骤,所有以前的成就都将丢失。”

随着时间的流逝,生物建筑已经被时间斑驳的痕迹所玷污。牛胰岛素的一级结构图刻在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科学研究所分子与细胞科学卓越中心一楼大厅。导演刘晓龙说,这是一种继承和灵感。

“基于我们自己的努力和创新,我们如何才能再次为中国的生命科学做出一些贡献?”

“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达到科学顶峰的信心和能力,科学顶峰在六年前悄然开启。那一年,上海科学家覃重军站在“人工生命”的门前。他的“大脑洞是敞开的”提出了一个假设:打破原核生物和真核生物之间的界限,人工创造出一个功能正常的单染色体真核生物。五年后,他成功了。

“起源必须是大胆的猜测,但猜测之后,下一步就不能大胆了。必须确定合理设计的原则,精确的工程实施必须具有工匠的精神。”

扎实的生命科学基础研究让上海有信心将新药开发成为真正的原创。大约20年前,中国科学院上海医学院的耿美玉团队开始了抗阿尔茨海默病药物gv-971的研发过程。现在,这种上海原装药物即将上市。

“这是我们中国独创的国际第一种抗老年痴呆症药物。这种药非常有效。应该说,这将打破16年来没有药物治疗的局面,我们也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道路,那就是糖业之路。现在,中国的新药创新研究正在国际舞台上慢慢取得进展,并有能力在未来竞争。”

许多“先锋”生物医学领域正在上海兴起。在每年获准在中国上市的新药中,三分之一来自张江。仅在去年,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原新药福井替尼胶囊获准上市,世界上第一个1.1级糖尿病药物进入市场冲刺,第一个自主研发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pd-1抑制剂正在加速中国进入肿瘤免疫治疗的新时代...在这里,中国创新药物的梦想真的实现了。

作者:上海广播电台记者李薛梅

编辑:卞晓晓责任编辑:陈敏

澳门银河